善解三世缘

热度:966℃

善解三世缘

她是「离婚教主」、「麻辣鲜师」、「通灵终结者」,一生大风大浪,敢怒敢言,挑战各种不公不义,一场十多年的灵异之旅,使她逐渐明白,这趟旅程是她人生最后的课题──看透因果,以平和的心境,坦然面对生命。

施寄青最后手稿《梦迴南诏》08/26 正式出版!

过去我曾和紫灵合作,替一百一十个人看前世今生,当然肥水不落外人田,我一定先找我的学生和儿子们当白老鼠,他们的前世故事都记录在我学生为我架设的○○七网站上。后集结成书,书名为《当头棒喝》、《续‧当头棒喝》。

很绝的是我从未想过他们是否跟我前世有关係?我只问过通灵人泰德,我那两个儿子为何会当我儿子,他说他们是自己找上我的,我反问泰德他们为何会找上我?他说:「他们认为妳是他们要的母亲。」

一个人还可以选择父母呀!真是这样,我怎会选从小抛弃我的父亲,一直疯癫的母亲,害我受累大半生,难道我是头壳歹去了。

还记得我曾和一位之后已自杀的老同事在咖啡馆聊天,当时还有我儿子艾伦在座,老同事说:「我们都很倒楣,我们的父母都太糟了。」

她是有感而发,她父亲是个败家子,败光所有的祖产,母亲是拖了好几个拖油瓶的再醮妇,嫁她父亲只因前夫死后,生活无以为继,所幸生得绝世容颜,才能嫁给有钱人家的败家子。不意生下她是个小脸症患者,聪明绝顶,样貌怪异,真是「心比天高、命如纸薄」,还为躁郁症所苦,任教的学校最后请她走路,因她已成为学校的困扰。她回去投靠母亲及同母异父的哥哥,照顾她的是她的独生女,她早已与丈夫离婚。想来她抱怨她的父母,她女儿是否也要抱怨有她这样的母亲呢?

比起她来,我的父母也很糟,所幸我生得头脸周正,算得上是才貌双全,最幸运的是没遗传到母亲的精神病,神智还健全。我回答她说:「我们抱怨我们的父母,就不知我们的子女会不会抱怨我们呀!」

这时坐在一旁的艾伦说:「怎幺会?我觉得有妳做母亲很好呀!」

我心想:「你父亲把你们赶走,你们回来投奔我,我卖房卖地来栽培你们,你还要不满意,那就是忘恩负义了。何况当初是你们选择要跟他的,离婚的原因是他搞外遇,又不是我的错。」

我一直扮演一个从不困扰儿子的母亲,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,不像我的父母拖累我大半生。至于这几个追随我的学生,他们都曾受惠于我,无论是物质上或精神上,我教书一向身教重于言教,重视自己的成长,活到老学到老,投身妇女运动,树立知识份子的楷模,家事、国事、天下事,事事关心,事事参与,教起书来由于读书甚多,能说善道,学生如沐春风,自然会被我这个老师折服。所以我从未想过他们前世是否跟我有缘,何况在看他们前世今生时,并未看到我们之间有何关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