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心后力求上进迎头赶上成学霸

热度:510℃
开心后力求上进迎头赶上成学霸(怡保讯)大马教育文凭(SPM)考试9A优秀生庄凯鸿接受了“开心”大手术,跨过了重大关卡,其人生观也有所改变,他意识到学业的重要性,于是在剩余的时间里,开始在各科目下功夫,成绩因而突飞猛进,迎头赶上,成为“学霸”。他原本只是中等成绩,但SPM放榜的9A1B成绩,比起预考和中三评估考试的成绩理想许多,也超过心目中8A的目标,让他喜出望外。接下来,阿鸿打算申请预科班,其志愿是修读电脑机械工程系。在2015年11月尾完成主动脉手术,翌年新学年的第二天,阿鸿未完全痊癒,便返回学校上课。校方体恤病情 改底层上课“开学第一天,妈妈担心同学之间难免互相碰撞,恐怕会影响到我胸膛的伤口,所以我隔日才上学。”阿鸿的课室原本安排在3楼,但校方体谅他的特殊情况,将课室改去底层。他当时还不可以提重物,早上由妈妈杨琇评载送到学校门口后,弟弟替他提书包到课室;放学了,则是由同学帮忙拿书包上车。心漏仍活跃课外活动杨琇评为免他在学校食堂胡乱吃东西,所以到了早上10点,又提着便当到学校交给他。在校内,阿鸿非常活跃,课外活动方面,他参加了男童军、棒球、反毒学会和学长团。大病初癒,身为学长的阿鸿值勤时,老师允许他在自己的班上维持秩序;在礼堂举行的週会上,学长是一字排开面向同学,唯独他一人坐下。同时,阿鸿拥有不能运动的医药“圣旨”,碰上体育节,他可以静坐一旁。“我2月回到国家心脏中心(IJN)複诊,医生确定康复情况良好;到了3月,我就回到运动场,但我只能拍打篮球,不能跑动;我是相隔半年才恢复慢跑,7月的运动会上,我是童子军队伍中操步的一员,总算可以正常活动了。”相比起来,阿鸿的体力和健康,比起开刀以前改善许多,以往运动不久便感到气喘,现在激烈运动的时间更持久,也不易疲累。【Profile】姓名:庄凯鸿年龄:18岁 病症:主动脉瓣闭锁不全治疗:切除增生的主动脉内膜感想:感恩手术的成功,让我感受到心跳的喜悦。我会好好活着,继续在学业上创佳绩。父:考获佳绩 全赖个人努力在开学初期,阿鸿需要大量休息,待下午2点放学回家便午睡,有时睡上一个下午,待傍晚6点多起床,用过晚餐再做功课和温习。也因为心脏主动脉问题,他从小便培养有规律的生活作息;即使放假没有出门,成天留在家中玩电脑游戏,必会在深夜11点之前关掉电脑,上床睡觉。在爸爸庄角国华眼中,阿鸿懂得分配时间温习、上网和休息,做事有分寸,令家人放心;儿子考到好成绩,全是个人努力得来。选择徒步 运动量力而为提起妈妈杨琇评最唠叨的一句话,阿鸿说:“妈妈每次载我到学校参加户外活动,都会交代,如果不舒服,就要休息一下,或是告诉老师。”至于爸爸庄角国华经常挂在口中的叮咛:“早点睡觉,不要太累,顾好自己的身体,不要玩这幺多电脑!”阿鸿坦言,爸妈尊重他参加户外活动的意愿,不管是汗流浃背的篮球和越野赛跑活动;在运动场上,他会自我克制,量力而为,不会过于激烈,比如越野赛跑,他会选择徒步走完四五公里来完成比赛。掌握巫英文 亲自和医生沟通阿鸿在IJN遇过来自世界各国的医生,除了本地医生,尚有菲律宾、日本和美国医生;在他升上中学,掌握良好的国语和英语能力后,每次複诊,他是直接跟医生沟通,以获悉自己的病情进展。医生未曾配药给阿鸿服用,只是交代他不能做激烈运动,也不必刻意注重饮食。阿鸿从3岁起,便被诊出心脏主动脉瓣闭合不全,以致血液从隙缝中倒流左心室;因为年纪尚小,他经常在怡保中央医院和IJN两地跑,于是好奇地问起爸妈:“我为何看医生?我为甚幺会这个样子?”随着年龄渐长,他心里有谱,慢慢意识到是心脏机能出现问题;升上中学,爸妈才告诉他实情。他披露,当同学知道他患有心脏疾病后,故意将耳朵贴近其心脏聆听心跳声,形容:“好像是‘漏风’的声响!”令他觉得不知好气还是好笑。频生病手术改期 母下令不准喝冷水IJN第一次安排阿鸿于2015年6月开刀,却因为发烧改去了9月,又正好他咳嗽,唯有展延到11月;从那时起,妈妈杨琇评一声令下:“不准再喝冰水,不要再参加户外活动。”同一时期,男童军有一项露营活动,阿鸿需要进入树林收集木柴、砍竹,再带回学校煮食和扎营,爱子心切的妈妈还是一句话:“不准去!”爱吃蕃薯叶及炸鸡阿鸿爱吃蕃薯叶,1週吃上三四次都不会厌倦,主要是清炒和参峇;妈妈杨琇评从更换了金属瓣膜的病患口中得知不宜食用蔬菜,惟阿鸿最终保留原有的2片主动脉瓣,故蕃薯叶可以照吃不误。杨琇评向医生了解到,更换主动脉瓣可以换上牛只或是金属脉瓣,但牛只脉瓣每隔5到7年必须重新开刀替换,金属脉瓣却耐上数10年,甚至终身受用。经过《良医》记者向心脏专科求证,更换金属脉瓣不能吃菜只是一项迷思,因为患者康复后,仍需要服用清血的抗凝剂,只能食用适量的蔬菜,不能过量,原因是蔬菜的维他素K为凝血维生素,碰上抗凝剂会产生反应。由于没有“禁口令”,在饮食方面,家人吃甚幺,阿鸿跟着照吃;在蔬菜方面,他喜欢长豆、包菜、蕃薯叶和豆芽,肉类偏爱炸鸡,每餐炸鸡都无所谓。母寸步不离守开刀儿妈妈杨琇评不讳言,阿鸿逐渐长大,距离“开心”的日子愈近,她愈矛盾,既希望儿子早日康复,又顾虑地觉得,可不可以再拖迟一些。阿鸿身在手术室当天,她承受了差不多10小时的煎熬,心急如焚,在手术室外苦等,一步不曾离开,更何况手术超出预定的8小时,她越发担心及害怕。“阿鸿甦醒后,他两度入住深切治疗病房,我每天只能进入病房两次,即是中午12点和晚上6点的探病时间,每次1小时,并限定1人而已。”回忆那段日子,杨琇评指出,当病房延迟放开给家属探访病人时,便是遇上紧急施救事故,有时等上1小时都还未放行,她不免联想到自己的孩子出了什幺问题,令她饱受精神和心理压力。在旁的阿鸿打岔:“但没有一次是我!”母:只要平安回来就好然而,阿鸿并不知道病房外面的妈妈到底是甚幺心情,她可是无法安眠,食不知味,儘管踏入了病房,她也不敢逗留太久,避免阿鸿受到细菌感染。晚上8点后,虽然杨琇评获得空间躺下,却不能睡好;早上醒来,她清洗衣服以后,就只有踱来踱去,度日如年的等待……她心里想着的是:“只要阿鸿平安就好!”所幸那段时间,阿鸿的2名弟妹由住在不远的一对老师夫妇吴泾团和胡裴峮接载,膳食由阿姨负责,使杨琇评全心在IJN照顾儿子,其内心对他们可是无限的感激。/黄健兴.2017.04.13